乌市米东区一村民族事务委员会员会会送350名老乡无偿各省游,多哥洛美米东区古牧地镇西工村时有产生毁林事件

图片 1

10月22日下午,乌鲁木齐市米东区古牧地镇菜园子村村委会门前,村里首批赴内地旅游的30名村民登上了大巴车,他们将前往机场,开启奔赴北京、大连、青岛的快乐之旅。

图片 1

14日晚间,米东区古牧地镇西工村五队八亩地的榆树苗被人连根拔出,扔在地里。

76岁的马桂林是首批旅行村民中年龄最大的,他不需旁人的搀扶,两步就跨上了大巴车,坐在了最前排,“一辈子,没坐过飞机。”马桂林乐呵呵地说着,雪白的胡须上下翕动,“到了北京,一定要好好看看天安门。”

图为:村民种植的圆冠榆

15日上午,事发地边,古牧地镇的村民马海祥收拾着这些被拔出的树苗。大小树苗杂乱扔在地里,有的树苗已经开始发芽。大树苗长约2米,有饮料瓶口粗,小树苗不到一米高,和筷子一样细。树坑里的泥土还没有干,树苗的根大多折断,带着零星的泥土。

据了解,米东区古牧地镇菜园子村共有村民1400余人,参与此次赴北京、大连、青岛三地旅游的共有350余名村民,将分为10批,逐一开展为期10天的旅程。

今年,乌鲁木齐市米东区古牧地镇下大草滩村的人均收入将达到1.3万余元,村民由以前单纯的种植农作物到如今多种植苗木的转变,给村里人带去了巨大收益。再加上农产品交易市场的扩大,大伙的苗木完全不愁卖,收入与日俱增。

马海祥收拢散乱的树苗时,忍不住痛哭起来。他抹着眼泪哽咽着说,这块地有8亩,被拔出的树苗大约有两万棵,这些树苗都是他和父亲在一周前开始种的,14日下午才种完。

“每家每户都有名额呢。”村民刘清玲是来送母亲的,“我妈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新疆,有了这次机会可高兴了。”刘清玲说,“虽然家人没法陪着让我挺纠结的,不过去的都是一个村的,知根知底,他们肯定会帮我照顾好我妈的”。

过去,下大草滩村村民大都以种植农作物为生,加上村子小、交通不便利,6年前,村集体经济还是米东区闻名的“空壳村”。2007年,村两委提出以发展种植特色苗木业为主产业的模式,依托地缘优势开发村级工业小区。村干部、党员率先进行了300亩地的试点种植,并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几年后,村民看到了培育苗木所带来的收益,开始了自发培育苗木。目前,该村所有农户自发培育苗木,培育苗木面积占全村土地的95%以上,下大草滩村成了米东区最大的苗木培育基地,村集体经济和年人均收入在米东区名列前茅。

14日21时30分左右,马海祥的哥哥接到朋友电话,有人在马海祥承包的地里拔树。哥哥随即把消息通知了马海祥,马海祥立刻开车从市区前往村里,同时给负责看护树苗的马文财打去了电话。

记者了解到,菜园子村位于米东区区政府旁,是如今的米东区中心。2002年,菜园子村大部分集体土地被征用,随后村民入股加入村委会,对剩余的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建设。

“现在的下大草滩村不再是赤贫村,而是富裕村!”近日,记者在村里采访时,村民郝玉春感慨地告诉记者,原先城里才有的小汽车、电脑、太阳能热水器、有线电视现在都出现在普通农户家。郝玉春全家5口人,2009年,他家把20多亩地全部种上了大叶榆、圆冠榆、金叶垂榆等观赏型榆树,到目前收入已经达到70万元,人均年收入达12万元。“家里盖新房、买小车,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郝玉春说,现在村里培育苗木农民种苗木的人越来越多。

住在附近的马文财赶到地里时,树苗基本被拔完了。马文财说,拔树的有二十多个人,有男有女,附近村民打扮。他大喊着“为啥拔树”,然后上前阻止,却没能将人完全挡住。

“自去年新的村主任上任后,我们的分红变多了,如今还由村子里出钱送村民去旅游,说这是给大家的福利。”刘清玲说,为了公平,村委会决定,每家两个老人可以去一个,此外,每家有5个子女的可以去一个,子女超过5个的可以去两个,具体谁去,由家里人商量决定,“按着顺序一批批走,每批隔3天”。

眼下,下大草滩村正在筹备成立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农户+公采取司”的模式,把苗木产业做大做强,让老百姓们既不用担心苗木种植的问题,也不用担心苗木买卖的问题,轻轻松松走上苗木致富路。

等马海祥赶到的时候,拔树的人大部分都走了。马海祥说,他看到有两个老汉抱着两捆树苗想带走,掏出事先准备的相机将两人抱树苗的样子拍了下来。

“去年,村子和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经营房地产,效益好了,自然不能忘了大家。”菜园子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说,此次旅游地点的选取主要考虑到老人们的需求,对村里大部分老年人来说,都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看北京天安门,“村委会汇集了老人们的意愿后,就安排了此次行程”。

辛勤种植却卖不出去 农民网上求出路

在马海祥拍摄的照片上,一张照片是一位约60岁的老人站在地边,另一张照片是一名老人抱着一捆树苗在地里走。

19时,64岁的村民孙文英在登机前拨通了女儿的电话,“好多年了,如今愿望终于成真了”。

流转土地搞苗木种植 走对路才能致富

马海祥说没有难为老人,放走了他,随后向市森林公安局米东森林派出所报警。

据了解,此前为了就新农村建设取经、学习,菜园子村曾组织该村的党员和村民代表,赴上海、华西村考察学习。

双节即将到来 百合继续引领销售热潮

马海祥介绍,这块地是1995年该村的村民金学成从村上承包来开荒的,承包期20年。

记者在一份盖有“米泉县古牧地镇人民政府”公章的手写合同上看到,西工村村委会和村民金学成签订了承包合同,“经村委会同意,金学成在五队东戈壁荒岭开荒造田叁拾亩,承包期为贰拾年,即1995年至2015年”,合同签订时间是1995年2月20日。

马海祥说,2010年2月2日,金学成因无力种植此地,以28万元转让给了他的合伙人马明成。从此,他和马明成一起开始在这块地上种树。

记者提出查看马海祥手中的转包合同,马海祥说,合同落在了家中,所以暂时无法提供。

15日中午,记者来到西工村村委会,并未见到村委会值班人员和相关领导。记者拨打村委会主任王金东的电话,截至20时发稿前,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我就是为了种树,为啥他们要拔我的树?”马海祥说,这些树苗是去年栽种剩下的树苗,每棵树苗的价格在去年是1.5元到2元,加上雇人种树的成本,平均每棵树苗要花费2.5元。他想赶快把树苗重新栽进去,因为有许多树苗已经死亡,如果不重新栽种,损失将更大。他担心树苗栽进去后,又被拔出来。

记者从市森林公安局米东森林派出所了解到,目前派出所民警已经着手调查此事,乌鲁木齐晚报也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