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当江河日下,开新店_蟹类专题

图片 1

核心提示:“整个行业的日子非常难过!今年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将彻彻底底的洗牌。”杭州王氏水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强,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记者洪慧敏

上月底起,路过杭州孩儿巷友名阳澄湖专卖店的市民兴许发现,原本不大的店面划拉出一半,开了一家新潮的韩式棒冰店。不清楚状况的人还以为是哪位大学生创业开的,其实这家店的老板就是卖友名大闸蟹的。

图片 1

“整个行业的日子非常难过!今年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将彻彻底底的洗牌。”杭州王氏水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强,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

这段时间,原本是大闸蟹生意的淡季。但记者了解到,友名、张德洪、王氏等几家大闸蟹经销商的老板都聚集在杭州,他们并没有闲情欣赏西湖美景,而是各自忙着开拓新事业。他们中有的布局韩式棒冰店,有的选址开湖鲜餐厅,或者超市、水果连锁店。

“王氏水产”计划在全国关闭两成门店 “三公消费”限制令影响、门店过度扩张—
“阳澄湖大闸蟹”面临大洗牌 “王氏水产”计划在全国关闭两成门店
“整个行业的日子非常难过!今年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将彻彻底底的洗牌。”杭州王氏水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强,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
作为业内比较有实力的企业之一,“王氏水产”的日子比一些同行要好过些。但即使这样,做完今年的螃蟹生意后,王志强还是计划关闭包括温州、嘉兴在内的部分“亏损严重”门店,“估计我们要调整掉大约20%的门店”。
记者连日调查后发现,持“洗牌论”的并非王志强一人。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阳澄湖大闸蟹行业今年要洗牌。“连锁的可能不会倒掉,而只有几家门店的小企业,可能要倒掉很多。”
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甚至预测,可能有15%左右的企业要“倒掉”。
样本一:王氏水产 计划关掉全国20%的门店

作为业内比较有实力的企业之一,“王氏水产”的日子比一些同行要好过些。但即使这样,做完今年的螃蟹生意后,王志强还是计划关闭包括温州、嘉兴在内的部分“亏损严重”门店,“估计我们要调整掉大约20%的门店”。

杭城蟹商今春频频新拓商机,却是为何?

位于杭州建国北路的“王氏水产”门店,记者去的那天下午,客人寥寥可数。一只只“白肚青壳”的大闸蟹挤在水箱内,爬来爬去。店内一角,则摆放着一盒盒茶叶。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家店除了现在卖阳澄湖大闸蟹、龙井茶叶外,12月底至明年2月份,还将兼卖“舟山海鲜”。
王志强告诉记者,相比上海、北京等地,杭州市场算好的。杭州的29家门店,基本处于保本和略有盈利的状态,未来不会被调整。开在温州鹿城区杏花路的“王氏水产”门店就没有这样幸运。因为亏损严重,这家温州的唯一门店,已处于计划“调整”之列。
其实,温州这家门店也曾有过“阳光灿烂的日子”。王志强回忆,2010年,生意非常好,一年赚了几十万;2011年,生意也不错,又赚了几十万。
但到了2012年,生意急转直下,只能勉勉强强保本;2013年,出现严重亏损。“目前亏了好几十万。”
现实非常严峻。王志强告诉记者,除了温州的门店,湖州、宁波、舟山、嘉兴等地部分门店也出现亏本状态;而广州、深圳的门店,则出现“严重亏损状态”。
“现在部分门店没办法生存下去,费用太高。”王志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门店仅房租一项要花费几十万。此外,每个店一般配备三四名工作人员,半年的人工费就高达10多万。
“面临亏损的门店,该处置的要处置,该关的要关,该调整的要调整。”王志强直率地说,“老是亏钱怎么开?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钱垫资。”
他告诉记者,“王氏水产”整体“还拉得平”,“能活下来”。到12月份,螃蟹生意全部做完后,他计划关闭一部分“亏损严重”的门店,约占全国门店总数的20%。浙江省内将可能关掉大约5家门店,主要位于温州、湖州、宁波等地。
“连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整个行业可想而知。”王志强感慨。
样本二:杭州今旭商贸有限公司

记者连日调查后发现,持“洗牌论”的并非王志强一人。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阳澄湖大闸蟹行业今年要洗牌。“连锁的可能不会倒掉,而只有几家门店的小企业,可能要倒掉很多。”

友名:从韩国学来棒冰技术,杭州已开出6家店

将加大养殖密度

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甚至预测,可能有15%左右的企业要“倒掉”。

昨日,记者来到孩儿巷友名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40多平方米的门店里用隔断辟出两个门面,一边是螃蟹店,因为是淡季,螃蟹玻璃货柜空空的。而另一边是干净整洁的棒冰店,迎街的冰柜里,摆放了色彩缤纷的棒冰,后面操作间里各种机器正在运转。只见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搬运成品棒冰,收银员忙着招呼顾客,一派忙碌的景象。

对于“洗牌论”,50岁的杭州今旭商贸有限公司老板单宝卫持相似看法。
单宝卫告诉记者,从目前的形势看,整个行业面临洗牌,今后肯定要调整掉一批。大规模的连锁企业估计不会倒,而只有一家或两家门店的小老板可能要“跑掉很多”。
8年前,单宝卫在杭州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门店。虽然第一年生意一般,但第二年马上很有起色。单宝卫至今记得,“2007年中秋节的3天中,销售额做到1000多万;2008年,生意也很好。”
但到了2012年,生意开始急转直下。这一年,位于建国北路的总店—单氏名望阳澄湖大闸蟹门店,全年销售额才做到七八百万。
现在,阳澄湖大闸蟹老板们,越来越感到日子不好过—利润越变越薄,负担越变越重。以单宝卫在建国北路的总店为例,房租费高达52万,还要配备约20名员工。单宝卫感叹:“算上房租、薪酬等,我们各项的费用真的很大。”
利润却越来越薄。“一只阳澄湖大闸蟹的毛利只有几元钱,今年的利润很薄很薄。”他尴尬地笑笑。
相比其他小老板,单宝卫觉得自己还算好的。但即使这样,他在2012年没有赚钱,只有保平;“今年估计可能还是保平,明年估计也好不起来”。
考虑到今年形势严峻,单宝卫打算关掉嘉兴等外围的个别门店,“本钱能保牢的门店我就不关,本钱保不牢的就要关”。
单宝卫还打算降低养蟹成本,走“亲民”路线。在苏州阳澄湖村,他包下了面积800亩左右的水塘,养了几万只阳澄湖大闸蟹。“现在的养殖密度是一亩养300只,以后我们要加大养殖密度。”
一旦加大养殖密度,阳澄湖大闸蟹的“个头”可能要变小。“大蟹没有啦!”单宝卫举了个例子,按照原来的密度,比如一亩总共养了300只螃蟹,其中50只是规格4两的,100只是规格3.5两,剩下的都是3两的;而未来一旦加大密度的话,可能4两的没有,都是3两或3.5两的螃蟹。
而对于老百姓来说,阳澄湖大闸蟹“个头”变小,也未必不是好事情。现在,一只阳澄湖大闸蟹市价要上百元,而今后一旦加大养殖密度后,老百姓可能花费几十元就能吃到一只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

样本一:王氏水产

友名水产的老板黄超递给记者一张新名片,上面的头衔换成了“艾可玛奇”的掌门人,涉及的业务包括棒冰、蛋糕、鲜花、果饮。

原因

计划关掉全国20%的门店

“棒冰生意是去年派人去韩国学来的,这种新潮的棒冰最早在墨西哥流行,去年在韩国、日本大卖,我们就赶紧去学习并引到国内。杭州我们是第一家。”黄超称,最近他正忙于布局门店,目前杭州已开出6家棒冰店。除了孩儿巷,他家的棒冰店已经开到了西湖边的三公园和六公园,接下来,解百元华和银泰等商场也将入驻。

门店铺得太疯了

位于杭州建国北路的“王氏水产”门店,记者去的那天下午,客人寥寥可数。一只只“白肚青壳”的大闸蟹挤在水箱内,爬来爬去。店内一角,则摆放着一盒盒茶叶。

“我们的棒冰不添加任何添加剂,都是用进口高档水果手工制作。价格在每支15元到50元之间,唯一的缺点就是贵。但生意很不错,回头客很多。”说起自己的新产业,黄超头头是道。谁能想到数月之前,他还在为大闸蟹清冷的销售一筹莫展。

在浙江友名实业有限公司老板黄超等人看来,关键是竞争激烈。“价格利润空间越搞越低,你卖500元,我卖400元。客人跑了三四家,问下来,最后一家可能变成300元。”
2003年前后,黄超开出杭州第一家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10年后,杭州大大小小的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已经发展到100多家。他认为,“杭州不需要100多家阳澄湖大闸蟹店,很多人看着别人学着跟风做,真的很难赚钱。”
竞争激烈的背后,是行业门槛较低。4年前,黄超就“老早想到今天。我当时发现这个行业不是非常复杂,复制起来非常快。没有什么大的含金量”。
记者联系了中国渔业协会常务理事、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他在电话那一头告诉记者:“今年,阳澄湖大闸蟹行业肯定要洗牌,但还没有走到‘彻彻底底’洗牌这一步。”
杨维龙介绍,在新一轮的行业洗牌中,至少有15%左右的企业可能要“倒掉”,尤其是品牌保护意识差、品质把关差、行为意识差的企业。来自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的订单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约200吨,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左右。
在杨维龙看来,除了“三公消费”限制这类外部压力,还不能忽视内部压力,“还是我们的机制、体制、意识,和包括老总在内的一些人员的品牌意识和经营模式等出现了问题”。
目前,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全国会员共有300多个。杨维龙告诉记者,“我们从工商部门了解到,注册有‘阳澄湖’三个字的公司、经营所谓阳澄湖大闸蟹的有1000个左右。不得了!这不利于品牌运作,不利于长远发展。”
“三公消费”限制令影响
杭州王氏水产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志强等人,认为除了八项禁令、“三公消费”受到抑制等原因,还与这两年的经济大环境有关,连带影响到阳澄湖大闸蟹产业。
“‘三公消费’抑制,来自政府的订单一点都没有了,这对我们整个行业的影响大概20%左右;整个经济发展疲软带来的影响大概有20%-30%。也就是说,‘三公消费’和经济环境对整个行业的影响,至少占50%。因为,整个行业的销售比去年同期减少50%左右。”
王志强认为,整个经济疲软,特别是2011年底,房地产业下滑带来的影响。“房地产行业会影响材料市场、建筑装饰等其他产业链。”
“包括我自己在内,企业日子难过,很多人身上都没有钱,没有钱怎么产生消费?没钱是很可怕的,我以前就打算送500元,甚至不送。”
王志强感到庆幸的是,“王氏水产”的客户,“主要来自企业买单。企业给员工发放福利,或者企业单位拜访客户带来的需求比较多。”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家店除了现在卖阳澄湖大闸蟹、龙井茶叶外,12月底至明年2月份,还将兼卖“舟山海鲜”。

张德洪:忙着在杭城闹市选址,想开家湖鲜餐厅

出路

王志强告诉记者,相比上海、北京等地,杭州市场算好的。杭州的29家门店,基本处于保本和略有盈利的状态,未来不会被调整。开在温州鹿城区杏花路的“王氏水产”门店就没有这样幸运。因为亏损严重,这家温州的唯一门店,已处于计划“调整”之列。

前两天,苏州市阳澄湖三家村蟹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德洪在微信朋友圈里冒泡。原来,他正通过一个微信公众号为自己即将在杭州新开的餐厅征集名字。这次,张德洪不仅抛出了自己手持螃蟹的“玉照”,还豪言悬赏1000只阳澄湖大闸蟹。

与其门面大装修,不如拓展经销方向

其实,温州这家门店也曾有过“阳光灿烂的日子”。王志强回忆,2010年,生意非常好,一年赚了几十万;2011年,生意也不错,又赚了几十万。

“最近忙着选址,原本看中胜利河的一个店面,后来考察发现不合适,现在每天都派好几个人在杭州巡街。”说起即将进军餐饮,张德洪话匣子打开了。

在杨维龙看来,今后的发展方向,考虑通过行业“洗牌”,“大浪淘沙,优胜劣汰,适当地压缩一些会员。太差的没有必要让它们做。让龙头企业带动,鼓励兼并和整合,让整个行业呈良性发展。”
未来,阳澄湖大闸蟹将走“亲民”路线。杨维龙说,“今后行业要主动调整,要转换经营模式。过去主要是实体店、超市、酒店,今后在注重传统实体店营销模式的同时,适度要向电商等现代经营模式方向发展。消费人群,过去主要发展政府团体,今后要向民企发展,向平民百姓发展,向边缘城市发展。”
“重中之重要赶快整合,由一个或几个龙头企业来带动,加强品牌意识,转变营销模式。光靠一个防伪‘戒指’,已经明显不适应当前的发展情况。”
江苏的河蟹总产量,占全国蟹业的大约55%左右,也就是近40万吨左右,包括阳澄湖大闸蟹、太湖蟹、高淳蟹等。此外,东北盘锦地区、辽宁、安徽、湖北、湖南等地,都发展起了河蟹产业。
在杨维龙看来,阳澄湖大闸蟹行业面临洗牌,对全国河蟹产业是一个警钟。
他提出了思考,全国蟹产业能否进行全国性的行业分工?这里负责养蟹,那里负责经销……“现在,一些公司大量的资金都花在门店的装修上,造成行业成本的上升,造成盲目发展,重复投资。冷静、冷静、再冷静,我们要好好思考一下,形成蟹产业的良性循环。”

但到了2012年,生意急转直下,只能勉勉强强保本;2013年,出现严重亏损。“目前亏了好几十万。”

“这个想法已经很多年了。我们这个餐厅主打苏州阳澄湖的特色湖鲜,包括阳澄湖大闸蟹、阳澄湖生态甲鱼、阳澄湖鳗鱼、阳澄湖河虾、阳澄湖鸡头米……可以说货源新鲜,品种应有尽有。”

现实非常严峻。王志强告诉记者,除了温州的门店,湖州、宁波、舟山、嘉兴等地部分门店也出现亏本状态;而广州、深圳的门店,则出现“严重亏损状态”。

杭州人对张德洪品牌的大闸蟹并不陌生。通过这几年的营销,在杭州名声响亮。张德洪坐拥5万亩阳澄湖的水面,几乎占整个阳澄湖的三分之一。其实,进军餐饮,他并不是从零开始。早在很多年前,他在阳澄湖边就开出一家渔家乐。“厨师团队都是现成的,食材都是来自阳澄湖,只要选址敲定,餐厅很快就会与杭州市民见面。”

“现在部分门店没办法生存下去,费用太高。”王志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门店仅房租一项要花费几十万。此外,每个店一般配备三四名工作人员,半年的人工费就高达10多万。

王氏水产:从茶叶、海鲜再跨到超市、水果连锁店

“面临亏损的门店,该处置的要处置,该关的要关,该调整的要调整。”王志强直率地说,“老是亏钱怎么开?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钱垫资。”

提到蟹商转型,王氏水产的王志强算是较早行动的。早在三四年前,王志强除了经营阳澄湖大闸蟹,还把产品线扩张到茶叶、海鲜。

他告诉记者,“王氏水产”整体“还拉得平”,“能活下来”。到12月份,螃蟹生意全部做完后,他计划关闭一部分“亏损严重”的门店,约占全国门店总数的20%。浙江省内将可能关掉大约5家门店,主要位于温州、湖州、宁波等地。

“前几年我就发现,大闸蟹生意只能做大半年时间,另外半年店铺都空着。我们就开始做龙牌西湖龙井和旺大年舟山海鲜礼包。”王志强称,这两个新产品算是大闸蟹的关联产品,运作起来相对得心应手。

“连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整个行业可想而知。”王志强感慨。

而这两年,大闸蟹、龙井茶、海鲜礼包等销售受“三公消费”等政策的影响,王志强也开始有了新的打算。去年,王志强在宁波开了两家“旺千家”零食超市,还开了“美猴王”水果驿站。

样本二:杭州今旭商贸有限公司

“这两个新项目运作效果都非常好,今年10月份都会在杭州开出连锁店,门店已经在物色了。”王志强说。

将加大养殖密度

背景:生意逐年下滑倒逼蟹商找出路

对于“洗牌论”,50岁的杭州今旭商贸有限公司老板单宝卫持相似看法。

采访中,记者发现,杭城几家规模较大的蟹商都不约而同地在今年完成“转身”。而背后的原因,几位接受采访的蟹商都指向了近年来每况愈下的大闸蟹生意。

单宝卫告诉记者,从目前的形势看,整个行业面临洗牌,今后肯定要调整掉一批。大规模的连锁企业估计不会倒,而只有一家或两家门店的小老板可能要“跑掉很多”。

“2008年和2009年的时候,我门店的生意好到需要排队,而且还要排成三队,一队提货,一队付钱,一队买券。中间还得搬张桌子隔开,省得挤乱了。现在这种现象根本不可能了。”黄超回忆起近10年来螃蟹生意的起落,十分感慨。

8年前,单宝卫在杭州开起了自己的第一家门店。虽然第一年生意一般,但第二年马上很有起色。单宝卫至今记得,“2007年中秋节的3天中,销售额做到1000多万;2008年,生意也很好。”

最早进入杭城经营大闸蟹的黄超称,杭州的大闸蟹市场培育起来后,在2007年至2009年是最疯狂的时候。那时杭州的蟹商有20至30家,每家旗下都有不少加盟店和直营店。但2013年前后,开始陆续出现蟹商“关门大吉”的情况,有的把门店转租。行业内残酷的竞争压力,让杭城的蟹店开始洗牌,淘汰了一批规模小的。2013年上半年,杭州市区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尚有100多家,到了年底,这些门店几乎关掉了一半。

但到了2012年,生意开始急转直下。这一年,位于建国北路的总店—单氏名望阳澄湖大闸蟹门店,全年销售额才做到七八百万。

“生意每年都在走下坡路,今年关店潮还会继续,大家都在紧缩,这是普遍现象。一方面消费大环境出现了变化,另一方面门店租金太高了。”身为苏州市阳澄湖蟹业协会会长的张德洪表示,今年他家以大闸蟹养殖为主,销售不会再扩大。友名和王氏水产的相关人士也表示今年将关掉部分门店。

现在,阳澄湖大闸蟹老板们,越来越感到日子不好过—利润越变越薄,负担越变越重。以单宝卫在建国北路的总店为例,房租费高达52万,还要配备约20名员工。单宝卫感叹:“算上房租、薪酬等,我们各项的费用真的很大。”

门店收紧的同时,一些实力雄厚的蟹商也在拼命找出路。记者了解到,除了上述三家外,还有蟹商涉足房地产、批发市场、食品加工等新领域。

利润却越来越薄。“一只阳澄湖大闸蟹的毛利只有几元钱,今年的利润很薄很薄。”他尴尬地笑笑。

“前几年是关店年,今年是转型年。”一位蟹商如是说。

相比其他小老板,单宝卫觉得自己还算好的。但即使这样,他在2012年没有赚钱,只有保平;“今年估计可能还是保平,明年估计也好不起来”。

未来:蟹商开拓新商机纷纷去“礼品化”

考虑到今年形势严峻,单宝卫打算关掉嘉兴等外围的个别门店,“本钱能保牢的门店我就不关,本钱保不牢的就要关”。

阳澄湖大闸蟹这几年生意大幅下滑,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反腐倡廉政策。原本阳澄湖大闸蟹就是一个普通的水产品,但其上市时间正好遇到中秋、国庆,不少商家开始把它包装成了礼品。进入礼品市场的大闸蟹身价倍增,蟹商们的也搭上了顺风车,赚得盆满钵满。

单宝卫还打算降低养蟹成本,走“亲民”路线。在苏州阳澄湖村,他包下了面积800亩左右的水塘,养了几万只阳澄湖大闸蟹。“现在的养殖密度是一亩养300只,以后我们要加大养殖密度。”

不过,2013年国家开始限制“三公消费”,大力反腐倡廉,大闸蟹行业进入衰退调整周期。值得关注的是,这波新拓市场的蟹商们今年都在努力地去“礼品化”。

一旦加大养殖密度,阳澄湖大闸蟹的“个头”可能要变小。“大蟹没有啦!”单宝卫举了个例子,按照原来的密度,比如一亩总共养了300只螃蟹,其中50只是规格4两的,100只是规格3.5两,剩下的都是3两的;而未来一旦加大密度的话,可能4两的没有,都是3两或3.5两的螃蟹。

“中央反腐力度很大,大闸蟹、茶叶等沾到礼品的都在下滑。现在我做棒冰、糕点,就是要避开礼品市场,做大众消费品,而且是投资时尚前卫的新产品,去赚‘80后’、‘90后’的钱。”黄超称,大闸蟹生意发展空间不会再扩大了。

而对于老百姓来说,阳澄湖大闸蟹“个头”变小,也未必不是好事情。现在,一只阳澄湖大闸蟹市价要上百元,而今后一旦加大养殖密度后,老百姓可能花费几十元就能吃到一只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

不过,几位蟹商都表示,大闸蟹市场不会放弃。黄超称,之所以选择冰棍市场,是因为棒冰可以从4月做到10月,螃蟹从9月到春节,刚好互补。

原因

“这个消费市场毕竟还在。大闸蟹是我们的根基,在此基础上再发展其他产业。”王志强说。

门店铺得太疯了

在浙江友名实业有限公司老板黄超等人看来,关键是竞争激烈。“价格利润空间越搞越低,你卖500元,我卖400元。客人跑了三四家,问下来,最后一家(卖价)可能变成300元。”

2003年前后,黄超开出杭州第一家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10年后,杭州大大小小的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已经发展到100多家。他认为,“杭州不需要100多家阳澄湖大闸蟹店,很多人看着别人学着跟风做,真的很难赚钱。”

竞争激烈的背后,是行业门槛较低。4年前,黄超就“老早想到今天。我当时发现这个行业不是非常复杂,复制起来非常快。没有什么大的含金量”。

记者联系了中国渔业协会常务理事、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他在电话那一头告诉记者:“今年,阳澄湖大闸蟹行业肯定要洗牌,但还没有走到彻彻底底洗牌这一步。”

杨维龙介绍,在新一轮的行业洗牌中,至少有15%左右的企业可能要“倒掉”,尤其是品牌保护意识差、品质把关差、行为意识差的企业。来自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的订单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约200吨,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左右。

在杨维龙看来,除了“三公消费”限制这类外部压力,还不能忽视内部压力,“还是我们的机制、体制、意识,和包括老总在内的一些人员的品牌意识和经营模式等出现了问题”。

目前,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的全国会员共有300多个。杨维龙告诉记者,“我们从工商部门了解到,注册有阳澄湖三个字的公司、经营所谓阳澄湖大闸蟹的有1000个左右。不得了!这不利于品牌运作,不利于长远发展。”

“三公消费”限制令影响

杭州王氏水产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志强等人,认为除了八项禁令、“三公消费”受到抑制等原因,还与这两年的经济大环境有关,连带影响到阳澄湖大闸蟹产业。

三公消费抑制,来自政府的订单一点都没有了,这对我们整个行业的影响大概20%左右;整个经济发展疲软带来的影响大概有20%-30%。也就是说,三公消费和经济环境对整个行业的影响,至少占50%。因为,整个行业的销售比去年同期减少50%左右。”

王志强认为,整个经济疲软,特别是2011年底,房地产业下滑带来的影响。“房地产行业会影响材料市场、建筑装饰等其他产业链。”

“包括我自己在内,企业日子难过,很多人身上都没有钱,没有钱怎么产生消费?没钱是很可怕的,我以前(送礼)送你2000元,现在(没钱了)就打算送500元,甚至不送。”

王志强感到庆幸的是,“王氏水产”的客户,“主要来自企业买单。企业给员工发放福利,或者企业单位拜访客户带来的需求比较多。”

出路

与其门面大装修,不如拓展经销方向

在杨维龙看来,今后的发展方向,考虑通过行业“洗牌”,“大浪淘沙,优胜劣汰,适当地压缩一些会员。太差的没有必要让它们做。让龙头企业带动,鼓励兼并和整合,让整个行业呈良性发展。”

未来,阳澄湖大闸蟹将走“亲民”路线。杨维龙说,“今后行业要主动调整,要转换经营模式。过去主要是实体店、超市、酒店,今后在注重传统实体店营销模式的同时,适度要向电商等现代经营模式方向发展。消费人群,过去主要发展政府团体,今后要向民企发展,向平民百姓发展,向边缘城市发展。”

“重中之重要赶快整合,由一个或几个龙头企业来带动,加强品牌意识,转变营销模式。光靠一个防伪戒指,已经明显不适应当前的发展情况。”

江苏的河蟹总产量,占全国蟹业的大约55%左右,也就是近40万吨左右,包括阳澄湖大闸蟹、太湖蟹、高淳蟹等。此外,东北盘锦地区、辽宁、安徽、湖北、湖南等地,都发展起了河蟹产业。

在杨维龙看来,阳澄湖大闸蟹行业面临洗牌,对全国河蟹产业是一个警钟。

他提出了思考,全国蟹产业能否进行全国性的行业分工?这里负责养蟹,那里负责经销……“现在,一些公司大量的资金都花在门店的装修上,造成行业成本的上升,造成盲目发展,重复投资。冷静、冷静、再冷静,我们要好好思考一下,形成蟹产业的良性循环。”

作者:洪慧敏